课文如若为导读——姚沈予
发布时间:2017-5-15 11:00:40    浏览次数:693

    课文如若为导读

    ——有感于《跟着唐诗宋词去旅行》

    姚沈予

    《中国诗词大会》在寒假里掀起了一轮收视热潮,也带动了《跟着唐诗宋词去旅行》这本书的畅销。各类以“带着孩子跟着唐诗宋词去旅行”为名的交流群,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翻开这本热销的《跟着唐诗宋词去旅行》,最打动我的不是选择诗词有多么精妙,叙述文采有多么斐然,而是融合——借着一首诗,融合了一个地方的文化,有地理环境的描绘,有风景名胜的介绍,有特有习俗的阐述,有古今名人的轶事,有此地凝聚的或都或少的风流。一首诗,就是一扇窗。世界那么大,借由一个小点,拓展开去,犹如一条曲径,通幽之余收获了探索的愉悦;犹如一条大道,豁然之时顿悟了刨根的满足。

    语文者,厚积而薄发,三分得益于课内,七分得益于课外。尽管人教版的教材倾尽无数专家之心力,苏教版的教材尽得江南之灵秀,上海版的教材有其锐意之处,浙教版的教材有其特色之点……但是,谁都不能否认,光靠一本语文书,是学不好,学不精语文的。课上,我们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去分析课文的段落结构,提炼立意中心,品析语段词汇;课后,我们又耗费了那么精力去默写词语,默写课文,默写要点,为了按课文内容填空的字字落实,我们有时不得不反反复复地陷入机械重复中。我们年年教写作,可是见写作头疼的学生并不见减少,下笔如有神的娃儿脱颖者有,但数量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专家说,只有课外阅读量达到课本的四、五倍时,才能形成语文能力。那么,我们当下的语文教学,是否能再有所作为些呢?课文如若为导读,试想下那又是一番怎样的情景呢?



    古诗,主题延伸的导读

    中国的古诗词灿若星辰,同一主题的诗歌,却往往因诗人的性格、经历、观察节点的不同,而差异万千。如果我们在教学一首诗歌的时候,以主题拓展的方式延伸开去,那是多么有意思的事情。

    比如,苏教版老版四年级上册的《古诗两首》都是冬主题,《元日》的热闹,《江雪》的孤寂,一般老师在教学时候,会自然地引导孩子略微感受下。但在教学《江雪》后,其实我们至少可以做两组主题拓展。一组是关于“垂钓”主题的,《江雪》的“傲”,《垂钓赞歌》的“闲”,《小儿垂钓》的“稚”,《题秋江垂钓图》的“霸”,哪怕诗歌字词不一一落实,不同的情态也能借由诵读感受出来。一组是关于“雪”的,《江雪》的孤寂清冷,《问刘十九》的温馨情谊,“咏絮之才”典故里的才思敏捷,《快雪时晴贴》里的名人轶事,诵、吟、唱、说、赏,也许无关考试,却能为孩子们积淀一些语文的综合素养。

    虽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但我一直觉得我们学习古诗词,除了提高鉴赏水准,积累一些千古名句,可做行文引用之用,参加“飞花令”彰显行令之能外,更多的是借由这些经过时间检验的精妙文辞,感受不同人眼中的生活的不同面,学会对比,引发思考,迁移联想,探索考究,有所发现,进而细致自己的观察,深刻自己的思想。这种能力,比死记硬背诗词有用得多。

    如果我们拿出一点时间,哪怕是挤出一点时间出来,也将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儿童诗,仿写内化的导读

    苏教版一年级教材改版后,增加了不少儿童诗,成为了一大亮点。固然,我们可以分析儿童诗,指导诗歌写了什么,感受诗人在写作时的精妙之处,但在应试的任务完成后,不妨引导孩子多多仿写内化,这比考核那些字字落实的按课文内容填空,有意义也有趣得多。

    苏教版新版一年级上册有一首儿童诗《秋姑娘》,如果以此为仿写导读,我们完全可以指导孩子们写出“四季之歌”。


    秋姑娘(原文)春姐姐(小娃仿写)

    秋姑娘来了,春姐姐来了,

    她藏哪儿了?她藏哪儿了?

    抱抱凉爽的风儿,抱抱和煦的风儿,

    闻闻桂花的清香,闻闻梨花的清香,

    尝尝甘甜的果实,尝尝甘甜的草莓,

    听听小虫的歌唱。听听黄莺的歌唱。

    圆圆的月亮,芬芳的百花,

    是她美丽的面庞,是她美丽的王冠,

    火红的枫叶,碧绿的柳枝,

    是她漂亮的衣裳。是她好看的长裙。

    秋姑娘来了,春姑娘来了,

    她走遍每一个地方。她走遍每一个地方。



    夏弟弟(小娃仿写)冬爷爷(小娃仿写)

    春姐姐走了,西北风呼呼地说:

    夏弟弟来了。冬爷爷来啦!

    抱抱圆圆的西瓜,闻闻蜡梅的清香,

    舔舔可口的蛋筒,听听驯鹿的歌声,

    闻闻荷花的清香,看看神奇的冰花,

    逗逗鸣叫的知了。打打快乐的雪仗。

    大大的荷叶,晶莹的冰凌,

    是他可爱的凉帽,是他长长的胡子;

    火红的太阳,挺立的苍松,

    是他灿烂的笑脸。是他独特的拐杖。

    夏弟弟来了,冬爷爷来了,

    他跑遍每一个地方。春姐姐在不远处微笑。


    教育是什么,就是最终留下的,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千般分析,万般讲解,听过了也就听过了。如果在儿童诗教学的过程中,重视孩子们的仿写体验,作者的巧用动词,写一写,会用了;作者的个性想象,仿一仿,学到了。我们可以先以填空式的方式呈现仿写内容,扶着学生,鼓励孩子一起议一议,集思广益地完成,这是第一层次;然后鼓励孩子独立创作,个性创作,就是第二层次,让小娃们放手试一试;老师批改完后,和小娃们一一交流下,让其进行修改,好文章很多时候是改出来的,乃是第三层次。如若如此,我们或许就能让更多的诗意伴随孩子们成长。



    名人文,全面识人的导读

    我欣赏希腊、罗马神话,胜于中国神话。因为在中国神话中,绝大部分都是舍生取义,无私奉献的超人,与读者是有绝对的距离感的。而希腊、罗马神话中,神是有普通人的性情的,只是多了法力,他们会耍无赖,会犯错误,会有真正的喜怒哀乐,似乎更特近我们自身。或许,正是因为外国的神是可以平视的,中国的神是需要仰视的,于是,慢慢在我们常规的认知里,名人日趋完人化,或者说因为他的某些功绩,就忽视了他的缺陷和不足。长此以往,这对于我们全面看待问题是会有很大影响的。

    如果我们在教学一些设计名人的课文时,把它作为引导学生全面认识此人的导读,或许能对其养成看待问题一分为二,评价个人全面客观有所帮助。比如苏教版老版五年级上册的《钱学森》一课,当我们在讴歌钱学森不朽业绩的时候,我们可以去拓展他的求学之路,他的科研之路,他的回国之路,甚至是他与夫人的琴瑟和鸣,或许也可以去拓展其在大跃进时代,在文化大革命批斗时的一些表现。这些内容或许对钱学森的光辉形象有所损伤,但却脱离了贴标签式的教学,这么一位重量级的人物,在特殊时期的“顺应”之举,或许更能说明时代对人的影响之甚,进而引导孩子走进那段可能快要被人遗忘的历史,不是更有意义和所谓的深度吗?

    名人,应当在其不同的历史时期去走进和认识,我们不否定其功绩,也不应回避其不足。全面的看待,不为粉碎童话,只为了更接近真实,当然此中之度的把握是相当考究老师功力的。



    整本书,百花齐放的导读

    阅读是一种多样的生命体验,应尽可能的避免功利种种,让阅读能以自由的形态浸润孩子们的心灵。

    小学生的阅读经验不足,对整本书的阅读可能高效性和深入性有所欠缺,这是就需要我们加以指导。在我的心目中,整本书阅读的方式应该是百花齐放的,学生所呈现的阅读感悟也可以是标新立异的。自身功力不够,很佩服初中老师在整本书阅读指导上的高度。摘抄潘岚老师的“三部曲”,聊作记录和学习。

    导读,开启阅读期待。或从书中选取一个美好的场景、几个鲜明的形象、或讲讲作者和相关书评,或以书中精彩的内容、情节,活用书中的插图、故事里出现的音乐等,激起学生对新书阅读产生一份关注,形成一种期盼。

    推进,阅读走向深入。推进部分是阅读中的重要环节,在阅读推进中,学生不但能理清困惑、深化理解,还能分享快乐、分享经验,是阅读走向深入。每个学生准备一本阅读本,第一部分积累词语,挑出重要的他们还不清楚的词语,通过使用工具书为其注音解释。目的是让孩子们知道,扫清字词障碍,应该是阅读的第一步。第二部分,积累文中引用的诗句、典故,这样的设定主要是为了丰富他们的知识储备。第三部分,针对文本,自己提了些思考题,原则是“少提小问题,多提大问题;少提事实性问题,多提诠释性问题;少提认同性问题,多提批判性问题;少提简单陈述性问题,多提创意思考性问题;少提封闭性问题,多提开放性问题”。

    延伸,阅读意犹未尽。一本书读完,并不意味着阅读的结束。相反,在推进部分结束时,学生由于观点的碰撞,心得的交流而获得的阅读体验正激起新一轮的波峰。这时进行拓展延伸,顺势将阅读活动引向更为广阔的时空,进一步丰富学生的读书生活,深化读书感受,势必能取得更好更持久的效果。于是,在潘老师的班里,有了“江南好声音,最美《城南旧事》”的专题;有了鲁滨逊漂流图;有了《西游记》小话剧;有了《莫泊桑小说选》“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结局改写或续写……


    全科学习,是时下流行的教育理念,其优越性不言而喻。我也期待着语文学科多一些全科学习,让我们课本上的一篇篇课文成为一扇门、一扇窗,为孩子打开一条探索的路。课文如若为导读,一定能增加许多美好,会让孩子在综合中更好地积淀素养,在深入中不断修正和提高。桃李争妍需要这阵春风,尽管应试教育还需要我们应付。


    学前街校区:学前街38号    菱湖校区:菱湖大道9号(菱湖大道与具区路交叉路口)    电话:0510-82758311   0510-81896789
    Copyright@2014 无锡市大桥实验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推荐使用IE8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苏ICP备080071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