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徒步太湖活动有感——周桢宇
发布时间:2017-4-6 8:29:35    浏览次数:52

    我校普高高一年级2017年4月1日午饭后走出校门,集体步行至太湖边赏花。过后,我们与一位一反寻常地活跃的同学进行了交流,下面摘录部分谈话内容:

    “昏天黑地的学习、高压而贫瘠的学校精神生活中忽然听闻这消息,整个世界都明亮了。我感到校门一开,积尘一扫而尽,花流滚滚,让我腾跃、把往昔的沉寂与苦闷一脚踩在了脚底。”

    “确实啊,”这可不允许我不赞同,“那时谁不满怀热烈和自由的向往,正如我们看到的盛开和飘扬的樱花?”沿路住宅区里就已是花雾缭绕,用嫣红的三寸不烂之舌描绘着“外面世界”。“接着到那湖岸,虽然在堤内,没看到浩淼烟波,但一方浅水也足够荡漾起每个人的感情了。”

    “堤上青青树,树下扰扰云。云灼龙睛点,萍缀螭身蜒。”他随口吟道,“渐渐地,我的柔情蔓延开来,压抑得厉害的豪情也开始复苏。我贴着水踏青而行,触手可及有被削断的簇簇植物的根,像刀锋般冷峻;湖泥和大地紧握着手,相互交换养料,为芦芽和桃花提供流动包容的生长条件。同样地,和暖的东风穿梭在几里海棠路间,尽管没有浓烈的馨香,却足以敞开我的心房,任泉流汩汩,江河滔滔,刷尽渍垢,好像就要趋向内心的和谐了。”他讪讪地笑了。

    我们还没怎么见他说过这么多话,也暗自惊奇。我追问:“假如你跟着大部队,我猜,恐怕是进行不了这样看似与自然、实际和自己的真诚对话的;那么你有注意过落在你后面的Z吗?你对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境遇又有什么不寻常的感受呢?”

    “正所谓‘高处不胜寒’:我不愿从属众人因而失去天启性灵的权利,便与亲近和想亲近的人疏离;而靠近精灵般童真与浪漫织就的Z,又会让我的行动被某种对他人目光、对违反游戏规则而受罚的恐惧俘虏。而人类的理智告诉我,我不会也不该拘囿在落花中因而忘记太阳、忘记理想;却还告诉我,只有把受注视时牵连的神经放轻松,只有勇敢不屈服既定规则,才能真正突破性格的局限,掌握更大可能。优柔寡断的我进退不得,于是向往和荒诞、激情与怯懦的冲突,还有理性本身的迷失,化作了音律,时而忧伤得飘飘摇摇,时而悲怆得高亢激昂;而那旋律却格外协和,音色却格外纯净。没有必要悲伤了,向终点进发吧,我做好了决定。只要开放心灵,将自我与自然之气相融,人就可以获得大自然般的浩荡之气,可以在回归朴质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调节、与自然共平衡,像获得宗教的慰藉。是的,大自然就是现代人的宗教,她能安抚遭受孤独侵蚀的心灵。对了,‘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渔父不是早已道出真谛?”

    “听了你的感触,我想你返程悲伤的原委也不言自明了。按《三体》的说法,体验过第四维的高视角的人,回到相对闭塞的三维空间很可能会感到逼仄,太让人同情了。作为现代学校,确实应当鼓励师生探知那第四维,创造思想和学术自由、个性自由的学风,包容一点悖逆,为学生提供灵魂发展的更大可能性。不过现在当是打趣的时候了:渔父不是早已道出真谛?”

    “要是我说,你猜错了(悲伤的)原因呢?”他的目光神秘又含笑。

    21.jpg

    上一篇 > :这是本分类下的第一篇文章

    学前街校区:学前街38号    太科园校区:菱湖大道9号(太科园菱湖大道与具区路交叉路口)    电话:0510-82758311   0510-81896789
    Copyright@2014 无锡市大桥实验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推荐使用IE8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苏ICP备080071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