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儿童——谢辰婷
发布时间:2016-4-11 8:57:40    浏览次数:810

    发现儿童——我的教育故事

    无锡大桥实验学校小学部 谢辰婷

    在本学期以前,我一直都是在初中部任教,因此,在接到通知要去接六年级后,我也一直以为六年级的孩子就是比初一的孩子小一点而已。但是,这种“小一点”一直都没有直观的概念,直到我进班的第一天。

    开学第一课,我们按照惯例给孩子们讲讲规矩,做一个小测试,算是“下马威”。我在讲台上一条条的讲着他们将要学习的内容,需要注意的地方等等,小家伙们抬着头,睁着大眼睛,一个个听得全神贯注,前几排的孩子简直把头上扬了45度,而我的内心是充满了疑惑,六年级到初一可以长大那么多吗?全班有一大半在我看来都是小不点,就算是最高的男生,看上去也无比稚嫩,在我这个看惯了初中人高马大的孩子的人面前,这简直就是一群小可爱啊!这群小可爱们会洋溢着笑容,会精神满满地和老师打招呼,会在课堂上抢着回答问题,会一下课就活力四射地玩闹......我觉得我的这一年教学生涯充满了乐趣。

    当然,越小越活泼的孩子们中间,也越容易出现让老师头痛的孩子。这一次,是我很少遇见过的类型。班里有个孩子小A,他既不会桀骜不驯顶撞老师,也不会故意拖拉不做作业。相反,小A属于老师让他做的他一定会去做,老师教育他他也一定虚心接受,作业绝对不会故意不交,该罚该抄该补的一定做到位的类型。但这孩子有个毛病,他管不住自己一张嘴。平时下课嘴甜无比,让人觉得真是班里最可爱的学生,一到上课,老师也好,同学也好,任何话题都接得无比顺溜,且喋喋不休,让人只想对他说“闭嘴!”。有好几次,我在上课时讲得激情洋溢,恨不能把满腹学识都灌输给这些祖国的花朵,小A举手了。前几次我还以为他是有什么意见看法,让他起身说话,结果往往是“某某某刚刚翻了数学书”“某某某和某某某说话了”“某某某的笔掉了”......没错,他关注的重点永远都不对。嘴碎又爱管闲事的属性,简直和某些居委会大妈有的一拼。就这个问题,我和小A有过几次谈话。这个孩子其实性格很好,他也知道自己上课说话不对,我一和他说起这个问题,他会立刻就认错,然后保证下次不再犯,然后下次课上继续说话,典型的虚心认错,死不悔改。我一直都认为,这个孩子的问题其实就在于自律性,要说是非观念,他其实很清楚,但改不过来的原因大概就在于,他并不认为上课插嘴讲话是什么大问题,因为他成绩不错,在来我们学校之前,大概还是名列前茅。但事实上,他的这个小问题不容小觑。

    于是,在和班主任交流过后的某一天,小A被换座位了。他被换到了周围没有任何说话的朋友的特殊位子。果然那一天,小A的说话频率降低了。那天下课后,小A找到我,说:“老师,你能不能帮我跟班主任求求情,让我把座位换回去?”我一直都知道这是一个嘴甜能来事的孩子,看到他来找我还是忍不住觉得这孩子好好的将来一定能成大器。我对他说:“这次换座位我也同意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小A的表情有些惊讶,随后点点头。在他心目中,我大概是比较好说话的老师,大部分时间都对他们很亲切,当然很大的原因是他们看上去太小了,让人忍不住心软。我板起脸和他约定,看他的表现再决定,要不要去帮他求情,他也严肃地答应了。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养成了时不时问问他“今天这节课不随便说话,能做到吗?”“今天的XX课上可以专心听讲吗”等等问题的习惯。他也每次都点头答应,然后努力地在改变自己。长时间的笼统的要求,他或许做不到,但是这种有时间限制,有明确要求的约定,他却能够很好地遵守。我想,这大概也是孩子的特性吧。慢慢地,小A在改变,虽然有时还是会控制不住自己,但是和一开学时的那个孩子相比,已经是判若两人了。现在,他也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子,我也还是觉得这是一个无比可爱的孩子。

    对于孩子们来说,大道理在理智上他能接受,也能说得头头是道,但其实并不是理解或接受了。他的小脑袋瓜里,还远远放不下这些东西。但是,我们老师要做的不仅是帮他明白道理,还应该在他尚且懵懂的时候,在他犯错却不懂为何是错的时候,告诉他,这种行为我们不接受,在他明白道理前,就先明白这种行为是错的。然后,终有一天,他回首时,会明白我们此刻的良苦用心。


    学前街校区:学前街38号    菱湖校区:菱湖大道9号(菱湖大道与具区路交叉路口)    电话:0510-82758311   0510-81896789
    Copyright@2014 无锡市大桥实验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推荐使用IE8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苏ICP备080071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