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在生机中灵动——姚沈予
发布时间:2016-4-11 8:25:16    浏览次数:709

    教学,在生机中灵动

                                          ——回顾“两自一归纳”的语文课堂点滴

    无锡市大桥实验学校小学部 姚沈予

    我是一个语文老师,但常常会困惑于我该怎么教语文,我可以给孩子们怎样的语文课堂。提出“三主四式”语文学习方式的的钱梦龙先生曾说过:语文教师是一个悲壮的角色。我想这份悲壮,或许源于语文教学常会背负诸多人为的压力,使得原本富有内涵的语文在“功利“教育,“听话”教育,“实用”教育面前变得面目全非了。

    为了升学,为了分数,我们常会逼迫学生去做机械练习,在机械的操练中,学生可能掌握了一些基本知识和基本技能,但他们却失掉了学习语文的许多兴趣、激情和灵性。得到的分数我们看到了,失去的东西我们可能并未觉察,当我们沾沾自喜陶醉在得到的冰山一角时,我们却在茫然无知中失去了冰山的根基。这样的语文学习,学生是枯燥着语文的枯燥,我们是痛苦着学生的痛苦。于是,随着学生年级的上升,喜欢语文的在下降,课堂上死气沉沉,积极发言者寥寥无几,这样的语文课堂是没有生命力的,也是我努力想要摆脱的。

    我尝试着一课一拓展,尝试着补充主题式的小古文,尝试着同作者或同题材文章的比较式阅读,尝试着吟诵,尝试着绘本写作,这些无非就是想让我的语文课堂趣味起来,能吸引孩子们的目光。本学期,徐教授带领团队来校,把“两自一归纳”的课堂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在研读其撰写的文章时,我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因为所谓的小组合作式学习很早就有了,很多时候这种小组讨论是没有实效性的,走个过场,流于形式,浪费时间。而当史老师献课《掌声》之后,我依然对于“两自”课堂的第二课时没有信心,因为史老师献课过程中,我发现《掌声》一课的关键性问题的掌握似乎没有传统教学来得扎实。但是,“两自”课堂上孩子们比较投入的小组发言给我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于是,在随后的一次我热血沸腾的讲课,所响应者始终是固定的人群时,我决定尝试“两自”课堂的第一课时。

    第一课时模式的第一次尝试中,我没有参与到小组讨论中去,纯粹以旁观者的角度去观察了学生在“两自”课堂中的表现。让人很意外,几乎每个人在小组讨论交流中,都是侃侃而谈的,平时从来不举手的小蔡和小戴,竟然在小组讨论中非常活跃,连声音都比平时响亮许多。事后,我思考和分析了其中的原因所在。传统教学中,我们可能是比较注重知识性的细节,不太容许孩子有犯错的机会,因为一切都需要我们引导其按照我们事先设想的思路前行,所以孩子慢慢就会去揣摩老师的用意,久而久之,在他不确定的情况下,就很少会主动发言,因为他并不想在全班面前暴露可能的“猜错”。而在“两自”课堂,小组讨论交流会显得比较放松,能给部分孩子一定的安全感,即便是发言错误,代表的也是全组,而非个人,这对于一些孩子来说反而能放得开了。教育,只有在自由的状态下,才可能孕育最佳的效果。“两自”课堂的小组自学、互教、归纳、整理,都是在同龄人之间发生的,这种融洽的谈话氛围,是师生对话之间不太可能完全达到的,尽管我们希望自己能成为孩子的朋友,但角色定位决定了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极其小。

    我一直坚信,语文是有灵性的,语文知识“活”在自主学习中,“活”在探究中,“活”在体验中,“活”在积极的建构中。“活”的知识是种能力,是种智慧,这才是语文素养的核心所在。所以,听、说、读、写、悟能力的培养应该是知识转化为智慧的过程,是内化为学生语文素养的过程,转化与内化应当是语文素养形成和提高的基本方式。这种方式是靠学生自己的,老师的硬灌效果不会好。这或许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课堂上强调千百遍,学生依然懵懂如未学。那是你老师要我学的,不是我自己感兴趣的,好吧,赢不过你,我勉强记记住吧。学生的任务观点,会让我们老师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我的课堂我满堂灌的情况经常发生,因为原先我觉得我有好多东西想让告诉学生,让他丰满起来,让他深刻起来,他不自主,那我来凑好了。后来,在和徐教授交流中,他把这种情况定义为“教师的个人英雄情结”,我深以为然。而在这一学期“两自”课堂的探索过程中,我似乎找到了那个把学生当主体的点,一样些内容,似乎在我的转身后,有了许多不一样的改变。

    小W是一个很特别的孩子,他有很不错的思考能力,却因为种种原因,不愿意在课堂上专注学习。一年级到四年级,一路走来,他的这种情况越来越明显。在四年级开学初,我们和他妈妈交流中,她告知我们在做一些医学纠正,甚至有带孩子去看心理医生,而我给小W的定义就是“厌学”。

    有时他听课尚能坚持下来,一到作业就崩盘,特别是中年级开始,语文有了许多主观问答题,他基本都是放弃不做的。有一次《实验班》上的问答题,超级多,他抓狂地在本子上留下了烦躁的印记。本子收上来,我看到的时候,心里很难过。我没有那么伟大的教育情结,但我有深深的罪恶感。小W的求学之路还那么长,这样的状态他以后的路该怎么走,我最多陪伴他六年的求学之路,那么我有没有扼杀他今后学习持续的内动力呢?我有没有泯灭他的灵性呢?很长一段时间,在其他孩子走了,我和小W留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在灯光下,他努力或者是被我逼迫着完成课堂作业埋头苦干的样子,深深刺激到了我,他的无奈,我的无力,脆弱了很长时间我的心情。

    而当我开始尝试“两自”课堂时,我发现小组讨论中,小伙伴会帮我把小W的注意力抓住——小W,我们说完了,轮到你说了。小W,这次轮到你上台交流小组看法了。小W,你怎么不说话。小W,你怎么看?因为,我规定在我的“两自”课堂,代表小组交流必须轮流,发言代表必须每次不一样,不能固定。所以,小W一开始是被逼无奈,只能收回注意力,综合大家的看法,上台交流。慢慢地,我发现在小组交流中,他鲜活了起来,与人有了思维的碰撞和思辨。可能在小伙伴交流的安全感中,他真正飞扬了想法,真正地拥有抱了自我。   

    在学习《维生素C的故事》一课最后,我们讨论了大家课前提出的“维生素C是由谁发现的?”这个问题,在我的备课中,不是问题,但是实际情况却真有了问题。也许,哥伦布在此文中的形象被塑造地过于立体。问题一拿出来,小张就跳出来说是哥伦布发现了维生素C,还列举了课文中的许多语句。当她说到“哥伦布一回到意大利,就把这些船员起死回生的奇迹将给医生们听。后来经过研究,人们发现……”小W立刻跳起来,反驳:“你都说了‘把这些船员起死回生的奇迹将给医生们听’那肯定就是医生去研究了,你都说了‘经过研究,人们发现’,如果是哥伦布研究发现的,那直接写他名字好了,这个‘人们’发现就证明不是哥伦布发现的。还有,你要搞清楚哥伦布是航海家,不是科学家,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他虽说能看望远镜,说不定连显微镜怎么看都不知道。”一番言辞,不用我说话,一可率先就给小W鼓掌了。冲着小W的发挥,我追加了一个问题,或者说是改动了一个问题,由“维生素C是由谁发现的?”改变为“维生素C被发现谁的功劳大?”顿时,哥伦布、医生、船员,答案纷呈,各有论证,课堂气氛很好,小W说得也很痛快。这两个问题我花费了10分钟,对于“两自一归纳”课堂超费时,对于我们的教学进步超紧凑,这十分钟我花的其实有点肉痛的,但我觉得还是必须花的,或许这十分钟就是小W蜕变的一次契机。课后,我在家长群里重点表扬了小W,据小W妈妈说他回家得瑟了好一阵。

    小W的学习品质不好,所以他的所有转变要固化成良好的习惯,是需要家校和他自己付出许多努力的。他在起起伏伏中,但期中考到前十名,期末虽然低于了均分,但满了90分,也能开心过年了。他的起起落落中的起给了我希望,有了希望,慢慢会好起来的。

    美国心理学家马斯洛认为人的需要可以分为五个层次,它们依次是:生理的需要、安全的需要、归属和爱的需要、尊重的需要和自我实现的需要。就小W在“两自一归纳”课堂上,于悄悄中萌发的惊喜,让我领略了“两自一归纳”的魅力在于给了学生自由的沃土,让他们用自由的身姿舒展生命的惬意,告诉了孩子你的一切想法都是被尊重的,提供他自我实现的平台,语文课堂就该这么侃侃而谈、滔滔不绝。

    我们班级的“两自一归纳”才刚刚起步,很稚嫩,而我在探索的路上锤炼着我的教学基本功,修炼着我的课堂应变力。教学在生机中灵动,在“两自”的路上,我和孩子教学相长;在“两自一归纳”的路上,我和孩子一起用黑色的眼睛,追寻彩色的梦。


    学前街校区:学前街38号    太科园校区:菱湖大道9号(太科园菱湖大道与具区路交叉路口)    电话:0510-82758311   0510-81896789
    Copyright@2014 无锡市大桥实验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推荐使用IE8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苏ICP备080071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