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儿童——袁晓鹏
发布时间:2016-4-8 13:49:52    浏览次数:815

    发现儿童——儿童不是“小大人”

    无锡市大桥实验学校小学部  袁晓鹏

    一提到儿童,我们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天真烂漫”、“可爱无邪”、“游戏”、“幻想”等字眼。然而,我们渐渐发现,如今的儿童越来越不像儿童了,他们小小年纪就失去了本该具有的天真、稚嫩、活泼,越来越像缩小的大人。由于儿童教育自觉或不自觉地为儿童未来生活做准备,儿童被揠苗助长般地催促着学习、成长,他们过早地被推入成人的世界。在《萧瑟的童颜——揠苗助长的危机》一书中作者大卫·艾肯博士分析了在美国社会急速变迁的过程中,父母、学校和媒体三者形成一股合力,自觉或不自觉地共同催促着儿童的成长,“他们一脚跨入成人世界的门槛,草草结束无忧的童年,在不属于自己的舞台上,荒腔走板地演起‘小大人’的角色。”当下的中国,孩子们又何尝不是这样。请看下面的案例:

    临近期末,我们班的小女孩N提出让妈妈在她过生日时将唇彩当礼物送她,“因为妈妈平时用的唇彩很漂亮,我有一次在班级活动表演时用了,小朋友们都说很好看。”另外,她还邀请了几位班级里的小朋友,过生日一起去吃肯德基,“因为这次表演节目时大家合作得很好,作为奖励给大家”。

    听到孩子这样的语言以及他们的思维方式,我大吃一惊。他们还是小学低年级阶段的孩子吗?是什么原因使这些孩子满脑子成人世界的东西?是什么原因使他们满嘴的官话、套话?换言之,是什么原因使孩子过早地成为了“小大人”?孩子成了“小大人”对孩子意味着什么?

    自卢梭“发现儿童”以后,人们逐渐认识到儿童就是“儿童”,他们有其独特的年龄特点和不同于成人的精神生活,科学的儿童观逐渐以社会法规和理论的形态进入到人们的视野。也就是说,在理论上人们都承认儿童有不同于成人的精神生活和年龄特征,但在实践层面,科学的儿童观却并没有真正内化为人们的行为习惯和实践准则。实践中人们仍不知不觉地把儿童看作缩小的成人,以成人的标准要求孩子。在这种“小大人”儿童观的影响下,很多成人看不起孩子,觉得他们幼稚、无知,是亟待学习成人世界规则的人。他们希望孩子快点长大,最好能从孩子一下子变为成人,于是加紧催促儿童成长。儿童的特点、儿童期的意义完全被忽视。在教育中的表现就是:儿童教育越来越背离儿童的天性,远离儿童的生活,孩子们没有时间探索、游戏、幻想、梦想,急急忙忙地学习、成长。为此,孩子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失去了他们本该拥有的幸福快乐的童年。此种儿童教育影响下的儿童虽然处于事实上的童年期,却过早地跳过了童年。而一句“不要输在起跑线上”的口号,更坚定了成人逼迫儿童成长的信念。然而,过快、过早地跳过儿童期会给人的一生造成怎样的后果,人们似乎很少考虑过。

    当然出现这种情况时有历史原因的,中国对待儿童的教育“小大人”化,自古就有,台湾学者熊秉真在其著作《童年忆往:中国孩子的历史》中,考察了我国各个历史时期相应经济、政治、文化背景下的年谱传记、历史资料。他列举的很多实例证明了中国传统社会文化中的理想儿童形象就是:“有若成人”、“俨若成人”。他说,“他们所训练出来的理想男孩,是一位安静异常,不好嬉戏,少有友伴,也几不涉足任何户外及体力活动的‘标准小书生’。这些书生,年龄虽小,据文献上的理想塑型,性格早熟,举止完全不类儿童。而出入行动,‘有若成人’,也正是他们倍受当时主流价值赞誉之处。”可见,只有摒弃了儿童个性,“俨若成人”式的儿童才是当时社会最受标榜的模范儿童。纵观我国封建社会的童蒙、幼训类的教材,从上古的《礼记·曲礼》,到朱熹的《小学》、《童蒙须知》,司马光的《居家杂仪》,李毓秀的《弟子规》,也无不渗透着对儿童的封建伦理说教,其目的就是塑造理想的儿童形象,最好小孩子都是“小大人”才好,训蒙的终极目标就是培养遵从封建礼制的成人。

        即使到了近代,把儿童看作“小大人"的现象依然存在。鲁迅在《从孩子的照相说起》一文中指出,“中国和日本的小孩子,穿的如果都是洋服,普通实在是很难分辨的。但我们这里的有些人,却有一种错误的速断法:温文尔雅,不大言笑,不大动弹的,是中国孩子;健壮活泼,不怕生人,大叫大跳的,是日本孩子。”这种“错误的速断法"折射出了国人心目中标准的好孩子形象。在《我们怎样做父亲》一文中,鲁迅更是指出,“往昔的欧人对于孩子的误解,是以为成人的预备;中国人的误解,是以为缩小的成人。”可见,当时中国孩子的典型表现就是温文尔雅、不苟言笑、安静。而这必定是由当时的社会价值观和教育观塑造的。由此,我们也就理解了中国照相师给孩子照相时希望抓拍到孩子“拘谨、司良”的一面的原因了。可以说,“小大人”儿童观是中国特定的传统文化的产物,其存在的历史土壤,深植于中国封建社会的政治、文化、宗法制度之中。由于文化的继承性与延续性,这种儿童观至今仍然留存,且改头换面后依然在为虎作伥。

    当今社会下小学低年级的孩子就学会了请客吃饭,察言观色,阿谀奉承,甚至知道怎么去配合大人的心意做事。我来说说我作为班主任亲身经历的一件事。

    我每次利用午饭之后的时间都要和班级个别有问题的小朋友进行交流,一天不知那个小朋友提出了自己老家在哪里,过年要回老家去就可以见到爷爷奶奶了。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跟小朋友们说:“请小朋友们过年出去旅游或者回老家都要注意搜集当地过年的习俗,我们国家地大物博,不同地方,不同民族的人们过年的习俗都有不同之处,要注意观察体会。”接下来小朋友们就开始说自己老家在哪里。这时突然班级里的一位同学,大声说道:“我爸爸在国外,我们家好多都是外国带回来的东西。”其他同学也相互炫耀起来。午间休息时间变成了小小的炫耀会。还有一些同学,当老师批评他的时候,他会从兜里翻出一块糖,一张彩纸,故意转移话题跟老师说:“老师,我把这个送给你。”瞬间让你哭笑不得。我把孩子过早“懂事”的忧虑跟一些妈妈说时,家长则认为,“现在社会竞争这么激烈,让小孩早点懂事、早点学会成人世界的规则有什么不好,我们就是希望他早点懂事,才有意识地教他学习这些成人世界的行为规范。这样,长大后他就可以更好地适应社会。总之,这样做也都是为了他好,对他将来的发展是有好处的。”

    可以说,这位母亲是很爱她的孩子的,对孩子也尽职尽责。但是,她希望孩子早点成熟、快快长大的这种儿童观、教育观却是错的,所以经常是好心办了坏事。这就是典型的“小大人”儿童观。类似的观念俯拾即是,从儿童选秀节目到幼儿读经运动、从幼儿园小学化、小学初中化到各种各样的兴趣班。孩子们被社会、家长和老师们催赶着跟时间赛跑,跟自己的体能赛跑,成了不折不扣的“小大人”。

    儿童自出生起就有一种先验知识,弗洛伊德称它为“种族发育根源的碎片”,荣格则认为它是人类的“集体无意识”。儿童出生后就借着这种本能的、先天的经验与外部世界相互作用,不断建构形成自己的精神世界。与成人相比,儿童更接近自然的本性,他们淳朴、天真、不计得失、无所谓成败;他们了无牵挂,无拘无束,可以任意而为、率性而动。在儿童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儿童作家曹文轩也曾热切地赞颂儿童所看到的世界:“儿童的独特目光能看出成人已经看不出的东西,因为成人早已失去了这种目光。这种目光是美丽而宝贵的。他是造物主对人还处在童年时代的恩赐。这样的目光是感人的,因为它呈现给我们的是那样一个世界,没有卑下,没有恶气,没有丝毫的怀疑。有的只是纯真、美好与善良。”知名日本动画导演宫崎骏曾创作过一系列动漫电影来表达儿童丰富的精神世界。他创作的著名动漫电影《龙猫》,就是源于他儿时听到的一个传说,“在我们乡下,有一种神奇的小精灵,他们就像我们的邻居一样,居住在我们的身边嬉戏、玩耍。但是普通人是看不到他们的,据说只有小孩子纯真无邪的心灵可以捕捉他们的形迹。如果静下心来倾听,风声里可以隐约听到他们奔跑的声音。”正像电影所表现的,只有两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才能看到成人无法看到的精灵龙猫。

    此外,《夏洛的网》、《窗边的小豆豆》、《小王子》等儿童作品也都力图表明,儿童具有区别于成人的独特的精神世界。儿童对世界的爱、探索和发现,以及这一切回馈给他们的是宝贵的精神财富。

    希望以后越来越多的人会注意到孩子的“小大人”化,愿孩子们能有快乐属于自己世界的童年。

     


    学前街校区:学前街38号    菱湖校区:菱湖大道9号(菱湖大道与具区路交叉路口)    电话:0510-82758311   0510-81896789
    Copyright@2014 无锡市大桥实验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推荐使用IE8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苏ICP备080071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