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2016:初一7班 陈凌云
发布时间:2016-3-14 7:42:45    浏览次数:1989

未标题-1.jpg

一、个人小档案

我的姓名:陈凌云

我的生日:2002.10.06

我的星座:天秤

我所在的班级:初一七班

我服务的岗位:班长

我的格言:我们都是自己生命中最美丽的风景。

我的理想:做真正的自己

我最渴求的知识:经济和法学

我最崇尚的运动:网球,冲浪

我最向往的地方:科托尔,帕劳,格陵兰岛

我最喜欢的歌曲:《Almost Blue》《Someone Like You》《Una Mattina》

我最喜欢读的书:《围城》《追风筝的人》《飘》

我最敬仰的人:拿破仑·伯纳巴

我最信任的朋友:同学

我的爸爸:(可简短描述)睿智,开明

我的妈妈:(可简短描述)顾家,细心


二、我向大家推荐的一本书/一首歌/一部电影

《纸风筝的人》 这曾是唯一一本令我潸然泪下的书。当结局的出现,过程的转折,每一个人的命运也就如此被改变。曾经一个无心的举动,便成为了我们从此以后最后悔的过往。之后或许倾尽一生,也没有挽回的机会。

三、我想对大桥说:这里是我理想开始的地方。

四、老师眼中的她: 冰雪聪明,见解独到,是同学心中不倒的榜样,是老师心中的不可替代。

五、同学眼中的她:

她是一个近乎完美的领导者,高效,能干是她最好的诠释。——王雨珂

她是一盏明灯,在我们最需要的时候送来希望。——沈梓盟


六、我的作品

《如果有如果》

雨后的湿润激起了丛林里所有的生机,淡然的清香瞬间溢满在了空气中,迸发出一阵悠然的意味。偶然间出现了一张飘落的轻薄纸片。

那是一只蝴蝶,寻寻觅觅在幽暗的丛林腹地漫舞翩迁,足尖点过的叶瓣,像是水中惊起的涟漪微微地摇晃。那抹令人诧异的白在晦涩的阴影里旋转起生机的清幽。她微微地倾身,足尖停在了一把娇小的白伞上。白色的翅膀微微颤抖,与伞融为了一体。那是一朵蘑菇,在雨后盛开出了网状的菌幕,仿若是仙女的裙子。

“据说凡是因做了善事而死亡的白蝴蝶,在死后都会成为一朵白色的蘑菇,开出美丽的裙子。”停留在蘑菇上的蝴蝶这样想。她用脚轻轻地抚了抚伞帽,应该是在安慰这只曾经同自己一样美丽的蝴蝶吧。

她舒展着迷人的舞姿向着森林边缘飞去。突然,一个人站在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去路。西装革履,英姿勃发,他尽量地放缓声音道:“你还记得我么?”白蝴蝶迷惘了片刻,哦,那是当年她带他飞出森林的男孩啊!白蝴蝶点了点触角。

“你可以带我们去我们曾经遇到的那个地方么?”

白蝴蝶微微一怔,不明白他的目的。只是,还是答应着向森林腹地飞去。余光瞥见男人身后跟的几个人,心中不由地一慌。一行人跟着白蝴蝶来到了森林腹地,男人瞅见那成片的蘑菇,“看,那就是世上最珍贵的蘑菇。”他向身后的人惊叫道,瞬间,他们眼中的贪婪在这一刻彻底不加掩饰地迸发了出来。

白蝴蝶怵然一惊。

“不过先抓住这只阿波罗绢蝶再说!”男子目光一转。

白蝴蝶迅速的向一旁飞去,一定要飞的越远越好,不能让曾经的善良的白蝴蝶化成的蘑菇为他们所糟蹋。生命交接的地方,这只幼小的生灵迸发出了世上最伟大的能量,翅膀掀起一阵阵呼啸的风。朦胧之间,白蝴蝶想起了曾经与男孩相遇的那一天。

叶子交错的地方,跌出一个小男孩。衣服泥泞纠结,星星点点的污垢将他装点成了一只斑点狗,只是似乎过于狼狈了。男孩有着多么清澈漂亮的一双眸子!像是一汪不带尘杂的潭水,如此的明净动人。长睫毛扑闪下的阴影,使得那双宛若星辰的眸子更加璀璨。

那时的男孩欣喜地笑了笑,爬起来也不顾身上的泥垢,伸手去抓扑闪的蝴蝶。白蝴蝶惊恐地向后退去。男孩扑了个空,一怔,扑闪着大眼睛:“你是在怕我吗?”白蝴蝶微微扇扇触角,似是在点头。男孩眨巴着眼:“那我不捉你了,我迷路了,你可以带我出去吗?”白蝴蝶闪了闪翅翼,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森林边缘,男孩笑着对蝴蝶说:“再见!”

翅膀上似乎有些凉意,是自己落得泪么?白蝴蝶心中一阵悲凉。

如果曾经那个男孩依旧纯真该多好。如果刚才在森林边缘不要带他们进来该多好。如果曾经知道有这个结果,她或许就应该不出现在那里,在迷路的男孩的途中,在另一处帮助他。如果男孩没有被利益迷惑的双眼该多好。如果……

白蝴蝶死了。它如一张轻薄的白纸,飘落了。

又是一天的雨后,在森林的某个地方,生长出了一朵珍贵的白蘑菇,宛若一把撑开的小伞,在朦胧的雨里,开出美丽的裙子。蘑菇的盖上,有一颗露珠,滚圆,光滑,透彻,阳光却从来散不去这颗露珠。像是一滴永恒的泪水。

如果有如果,只愿天下所有的生灵皆纯洁如一颗明澈的眼泪。世界,从此不再晦涩。——后记

 

《外婆家的外婆桥》

江南水乡的烟雨朦胧,成了铭刻在我童年记忆里的风光。烟雨朦胧里的外婆家,外婆家边的石板桥,在烟雨迷蒙的日子里成了江南风光中的记忆。

外婆家坐落在太湖边,江南水乡的秀丽古朴在那里凸显的淋漓尽致。清晨总是下过雨后的湿润,湖面上蒸腾起一团一团新鲜的水汽,在朦朦胧胧的翻滚。布满古拙纹路的黑色砖瓦,在细雨中静默着。

外婆将我放在推车上,沿着家门前的一条曲折似乎是百转千回的小巷,从门口走到巷东的小店,从小店走到巷西的杂货店,从杂货店走到家门口,之后从家门口踏过拱形古朴的青黑色石板桥。路上的石板桥呵,滴答的落雨声像是琴弦击出的音阶。零零落落,又自成一系。城西的三舅弟媳家的老奶奶有一搭没一搭地瞅着机会就聊天,巷东的是北方来的老妪,嘴里含含糊糊的儿化音叫人听着都累,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闲话,也随着低落的雨声自成一系。

门前那座石板桥,一日也不知来来往往经过多少人。卖鸡蛋的老王,从集市上揣着钱,挑着空落落的筐子,满脸溢这笑容从桥的那头走道桥的这头。补鞋子的老叟是个坡脚,从桥的那头左脚深,右脚浅的蹭了过来,一路跌跌撞撞但却抑不住眉间的欣喜,想必是今儿生意有了起色。过了一会儿,宰猪的张屠夫从桥的那面一脸阴沉的踏了过来,斑驳的血衫加上满脸阴沉的横肉,看上去无不恐怖。只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不管是做什么生意,生意做得是否好,到了我家门口,总是笑容满面的道声好,在寒暄几句。“今儿午饭吃了什么?吃的可好?”“明儿来我家坐坐吧!”

一到雨停了太阳还未露脸的日子,隔壁的翠儿便跑出来同我在石板桥边疯。雨后地上的凹坑盛着积水,于是我们便胡乱地卷起裤腿,狠狠地将水往前一踏,于是那四溅的污水顿时扑向了对方。从肩膀以下一滴滴地顺着衣领漏进去。要么便是不走顺路逮着铺满苔藓的桥一鼓作气地跑过去。运气好的时候就堪堪滑倒另一头,运气背的时候就拐到桥边再“扑通”一声栽下去。

石板桥上的欢声笑语,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在舒润的空气中着婉转成歌。我和翠儿如此地天真无邪,又如此的欢乐。时光随着外婆家的雨声慢慢的走远,我在静默的雨里,嗅到的仅有的童年欢乐的余韵。外婆桥不在了,翠儿也离开了,来来往往的人各奔东西,剩下的是美丽至绝情的太湖风景区。童年的记忆在这样无情的美中被扼杀,从此,兴不起半点魅力。

我只是深深地疑惑着,这样的美丽,这样的结局,是否在一开始就是注定的呢?经济的繁荣昌盛竟是这样惨淡的结果。曾经的美好或许仅仅存于那袅袅的记忆里。或许,这样的繁荣,在一开始就是一个美丽又惊心动魄的错误。

外婆家的外婆桥,是否只有在梦中,才能见到熟悉至素未谋面的你呵……

 

 


学前街校区:学前街38号    菱湖校区:菱湖大道9号(菱湖大道与具区路交叉路口)    电话:0510-82758311   0510-81896789
Copyright@2014 无锡市大桥实验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推荐使用IE8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苏ICP备0800719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