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蕴玉:我最幸福的十五年
发布时间:2008-12-20 14:58:16    浏览次数:2082

           改革开放三十年了,按常人的工作年限来计算,差不多就是半辈子。而我和我的同事一起办民办学校的历程,正好是这三十年中的后一半,十五年。那是在1993年,我和丁渭道校长抓住改革开放的机遇,一起创办了无锡市大桥民办实验中学。
      我们这所学校,当初没有用国家一分钱的财政投入,如今已拥有十二层高,总建筑面积2.85万平方米的新校舍,装备了全套多媒体教学设备,拥有初高中共四十多个班,两千多名学生。无锡人民公认,我校初中教学质量全市最好,高中教学质量全省一流。江苏省教育厅公布的苏南优质高中名录,其中大桥是唯一的一所民办中学。
      自1996年起至今,我们已选派了一百七十多名优秀的初中毕业生去新加坡留学。他们读完高中的,百分之百考上了世界一流大学;大学毕业的,都有了很好的职业。
      今天,无锡市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以能进大桥读书为光荣和幸福,我认为这是对我们学校最权威的评价。
      回顾这些年来的办学经历,我深深地体会到——
      首先,干民办教育事业也是要讲奉献的。
      不管公办还是民办,教育是公益事业,就一定要讲奉献。公办学校当然应该“为公”;民办学校呢,顾名思义,应当“为民”,全心全意地“为民”,而不是为办学者谋什么利益。
      对“教育产业化”的说法,我是不赞成的。产业化就一定会最大限度地去追求利润,这样必然会剥夺了有才能却无权无钱的人接受优质教育的权利,从源头上扼杀了人才。在“产业化”的误导之下,派生出“做大做强”的口号,有的学校一个年级三四十个班,有的学校有一万几千学生。说是扩大优质教育资源,其实是稀释了优质教育资源,牛奶冲水,只是为了赚钱罢了。有位前辈管这叫做“浮肿病”,真是形象生动。历史已经证明,这是一个误区。
      作为一所民办学校,我们将坚持不以营利为目的。在还清建房贷款之后,我们将少收直到不收建校费。我们还将招收更多的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免去他们包括吃住在内的一切费用。有人问我考虑不考虑股份制,我不考虑。我想起了爱国华侨陈嘉庚,一个爱国华侨能做到的事,难道我一个共产党员做不到吗?据说在讨论《民办教育促进法》的时候,对回报的问题争论不休,可我对这事儿一点兴趣都没有。
      直至今天,我还是坚信一位伟人的话,“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其次,在学校定位的问题上,我们学校旗帜鲜明地定位于精英教育。
      据说瑞士有16位诺贝尔奖得主。我们中国的幅员有234个瑞士那么大,人口有180个瑞士那么多,却连一个土生土长的诺贝尔奖都没有。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我的心情沉重。大桥中学五周年校庆时,我在献词中写道:“我愿把大桥实验中学开辟成一方净土,让有志于培育英才的教师们,充分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抱负,为振兴中华民族培育出一批又一批栋梁之材,如果其中能有一两个牛顿、爱因斯坦式的科学巨匠的种子,那该是多么令人陶醉的事情啊!”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培育英才,培育栋梁之材,培育诺贝尔奖得主的种子,培育牛顿、爱因斯坦式的科学巨匠的种子,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着这个目标。
      可是,这个“精英教育”是有争论的,主要是说“精英教育”有违公平。我认为,人和人毕竟是有差别的。爱迪生的话众所周知:“天才就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其实,爱迪生接着还说了一句,“这百分之一的灵感恰恰是至关重要的。”我以为,什么样的人上什么样的学校,“各得其所”,这就是公平。
      有人认为,不管什么样的人都接受一样的教育,那才叫“公平”。其实,那是绝对平均主义的农民意识在教育领域里的反映。刘少奇几十年前就批评过,他们总是不想让矮子长成长子,而是千方百计要把长子砍成矮子。国外那些学校,给优秀的学生那么高的奖学金,他们是真的要培养人才啊。
      我的想法是,均衡化的教育和精英教育都需要,“各做各的事儿”。真的要实行均衡化,公办学校有很有利的条件,在每年招生之后,对全市的校长和各科的老师分别进行“电脑派位”就可以了。
      再次,对基础教育要全面理解;教育创新要强调求真务实。
      咱们是在“为人”和“为学”两方面培育种子、苗子,因此才叫做基础教育。德育也要打基础,这是基础教育的题中应有之义。好比一栋大楼,它的基础一定要非常牢固地打在“地底下”。我认为德育的基础是文明的行为习惯而不是别的。看看当今社会的现实,我们很容易明白这一点。中国古来把品德的养成叫做“陶冶”,“陶”是用泥土做成坯子,放在窑里慢慢烧,最后成器;“冶”是把矿石放在炉里慢慢炼,最后炼成金属。德育不是雷阵雨,声势大,一阵子;更不是消防队的水龙头,出了事儿才去猛浇一气;而应当是“润物细无声”,“雨露滋润禾苗壮”。
      教育是一门科学,必须求真务实,对于基础教育来说尤其是如此。楼房的基础第一是要实实在在;而基础既然是在地下,那就不需要去追求漂亮。
      当然教育也要改革创新,也要不断进步,但这个进步不是“大跃进”,而是一步一个脚印。这个改革也不是理发师剪小分头,今天三七开,明天改成七三开。它更不是扭秧歌,动作幅度很大,步子迈得很开,有声有色,热闹来劲,实际上进几步又退几步,并没有真的前进。我一直主张,医药技术和教育的改革一定要慎之又慎。整错了人还可以平反,错砍了森林还可以补栽,围湖造田错了还可以退田还湖,改了鱼塘的还可以退渔还湖;假如医药技术和教育出了毛病,会毁了人家一辈子,那是多大的罪过。要改革创新并没有错,但是咱们千万不能犯“多动症”。什么叫“解放思想”?我看没有私心,敢于求真务实,不跟风,就是解放了思想。小平说“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我的理解是说解放了思想才能实事求是。顺便说说教育科研,有的论文写的是别人都不懂的话,“装腔作势,借以吓人”;有的论文从头到尾都是完全正确但是完全用不着说的话。这是一种多么大的浪费。我认为,求真务实对于办学来说真是太重要了。
      最后一点,教育的改革开放,不要忘了“开放”。
      我们为什么鼓励学生去新加坡留学?我想还是让事实来说话吧。
      1996年到2008年我校去新加坡留学的共有173人。他们分别在著名的华侨中学和南洋女子中学就读。至今已有96人读完高中,百分之百考上了世界一流大学。2001年,刘成同学被哈佛和剑桥同时录取,因剑桥提供全额奖学金,他选择了剑桥。叶钢同学同时被美国三所大学录取,因酷爱电脑,他选择了卡耐基?梅伦大学。女生马礼倩收到了8张录取通知单,最后去了康奈尔大学。97届初中毕业生钱琳涓在新加坡读完初级学院后考入美国史密斯大学,用三年的时间读完了双学位大学本科课程,哈佛大学破格录取她进入统计学系直接攻读博士,并十分难得地给予每年5万美金的奖学金。还有同学去了斯坦福、麻省理工、普林斯顿、牛津……如今他们中已有三十多人就业,其中在世界五百强企业就职的有28人。
      回顾我的教育生涯,最开心的就是办大桥的这十五年。
      今天,我们的学生已经到了哈佛、牛津和剑桥。这十五年,我做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我觉得我正在一步一步地实现自己的教育理想。
      当然,诺贝尔奖得主,牛顿、爱因斯坦式的科学巨匠,他们的出现要有种种条件,我们只能是培养他们的种子、苗子。从现实一点的目标来说,我们要为我们中华民族培养杰出的人才。将来,这些同学出了成就,不一定会到处说他是大桥中学的;但是不管在哪里,人们都会知道他是中国人。
      因此,在大桥中学十周年校庆的献词里我曾这样写道:“一个人能把自己的生命融化到许许多多年轻的生命里头去,那是多么幸福。眼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生命走向世界,走向未来,觉得自己和他们在一起,那更是无与伦比的幸福。”
      改革开放以来的这后十五年,是我最幸福的十五年。

    下一篇 > :这是本分类下的最后一篇文章

    学前街校区:学前街38号    太科园校区:菱湖大道9号(太科园菱湖大道与具区路交叉路口)    电话:0510-82758311   0510-81896789
    Copyright@2014 无锡市大桥实验学校 All Rights Reserved  推荐使用IE8以上版本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  苏ICP备08007198号